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正文

辽宁沈阳市上演“墙中墙”大戏 司法权威再遭践踏

来源:随州|楚北网| 2018-10-19 15:47:39

\

(拆迁人员正在搬运材料)

序幕

2018年8月9日早8:40分,位于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杨氏乡上水村的福林水泥制品厂的院内突然出现50余辆汽车,从车上下来200余人,将福林水泥制品厂的正南门用车辆堵住,随后又用沙石、砖头将厂区的西南门封死,禁止车辆和工作人员进出。紧接着在距企业原有的院墙外1米外左右距离重新砌了一圈3米来高的院墙,更换厂区大门封死出入口,断水、断电,厂区内值守人员被困厂区内无法进出。那么是谁导演了这出“墙中墙”大戏?这背后又有那些利益冲突呢?

事实与经过

2011年4月1日,沈阳市自来水总公司园林服务处(以下简称:园林服务处)与福林水泥制品厂(以下简称:福林厂)签订了《土地租赁合同》,双方约定,园林服务处将位于沈阳市于洪区上沙村南侧自来水总公司园林服务处苗圃东北角围墙内侧地块,具体位置如下:东至服务处苗圃东围墙,西至树林,南至作业道,北至服务处苗圃北墙。土地的使用权出租给福林水泥制品厂,租赁期限为五年。租金按年支付,年租金为6万元。

福林厂负责人王金梁称,企业自合同签订后开始在租用的土地上开始投资建设生产、办公、住宿所需要的厂房和办公楼,先后建设厂房十余幢,购买生产设备等投入上千万元。企业投入生产后一直合法经营,在租约到期后园林服务处也未提出异议,双方继续履行合同。可是2017年企业突然被园林服务处的《通告》和法院的一纸诉讼打破原有生产计划,致使企业停工、停产,损失惨重。

根据相关文件材料显示,福林厂租用的这块地使用者是沈阳市自来水供水公司(现更名为沈阳水务供水集团有限公司),2002年6月3日取得了《国有土地使用证》,用途为市政用地,使用权类型为划拨,使用权面积为812451.59平方米。园林服务处作为下属单位实际使用管理。

2014年12月15日,沈阳市土地储备中心(甲方)与沈阳水务集团有限公司(乙方)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收回协议》,将乙方的812451.59平方米土地中的147494平方米进行征收,全部补偿费用为13584万元,该补偿包括达到净地前的土地使用权补偿。建筑物构筑物补偿、地上地下管线排迁及附属设施有关拆除、搬迁、安置等所有费用。若被征收土地范围内存在其他需要补偿的权利人,由乙方负责实施补偿,甲方不再另行支付任何费用。

2015年12月1日,沈阳市土地储备中心向沈阳水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水务集团)发出《关于尽快解决水务集团、水务集团-2地块相关问题的函》,内容为:水务集团、水务集团-2地块位于沈阳市于洪区河滩地内,征收面积分别为325500.44平方米和147494平方米,2012年9月28日和2014年12月15日,沈阳土地整理经营有限公司和市土地储备中心与贵公司签订了《国有土地使用权收回协议》(沈土整理[2012]01号和沈储[2014]401号),协议总金额为43584万元。截止目前,该地块补偿费已支付39000万元。贵公司应于2012年12月30日前和2014年12月31日前按协议约定向我中心交付净地。近日,我中心对该地块进行现场勘察,发现地块内存在诸多问题,地上存在一砖厂暂未拆除完毕,请贵公司按协议约定向我中心交付净地。

土地储备中心文件中提到了砖厂就是福林厂。

王金梁称,水务集团实际上在2014年就将这块土地出让了,但是作为土地实际管理出租方的园林服务处并没有通知企业,企业并不知情,所以还在继续投入生产建设。

\

(被封锁的厂房南门)

案件正在法院审理 “墙中墙”大戏已上演

2017年8月1日,园林服务处向沈阳市于洪区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认为双方和租赁合同到期,要求福林厂腾空上沙村土地。并支付2014年4月至实际腾空土地之日的租金。

福林厂辩称,该宗土地已被政府征用,按照相关法律规定,被征收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不提请行政诉讼,在补偿决定内又不搬迁的,由作出征收决定的市、县人民政府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另外之所以一直占用该土地,是因为地上物补偿问题一直在谈迁中,如果园林服务处按照合同约定期限自动终止合同,那么在该宗土地上由被告所承建的地上物也应一并处理。

2018年3月29日,沈阳于洪区人民法院下发(2017)辽0114民初9982号民事判决书,经法院审理认为,双方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应合法有效。本案中,园林服务处与福林厂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租赁期限为五年,租赁期限至2016年4月1日届满,后福林厂继续使用租赁物。福林厂向园林服务处交纳租金至2014年4月1日。本案中租赁期间届满后,福林厂继续使用租赁物,园林服务处没有提出异议,故双方的租赁合同继续有效,租赁期限为不定期。并判决福林厂向园林服务处支付租金200000元,驳回了园林服务处的其它诉讼请求。

园林服务处不服判决,向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2018年6月19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18)辽01民终5790号作出判决,法院审理后认为,园林服务处提出其作为出租方有权要求承租方福林厂腾退土地的主张,因其作为涉诉土地使用权人水务集团的下属单位,在其对外出租土地的租赁期限内发生涉及土地征收事宜。现案外人水务集团根据其与沈阳市土地储备中心签订协议的相关约定,已完成了全部的内部授权程序,对涉诉土地内的所有资产具有处置权和收益权,并约定若有其它需要补偿的权利人,由水务集团负责实施补偿。对于福林厂承租的涉诉土地能否享有征收补偿的问题,在本案中难以作出一并处理,而且,园林服务处亦未取得水务集团对处理该问题的明确授权,故为有利于最终解决纠纷,应由涉诉土地使用权人水务集团作为权利主体,主张腾退租赁物更为适宜。驳回了园林服务处的上诉,维持原判。

水务集团根据法院的判决,向于洪区人民法院提起了新的诉讼。但就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发生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

(何、邢二人每天这样交流、传递食物)

企业厂房被拆 员工被困 涉事单位领导称不知情

福林厂的大门被水务集团封闭后,紧接着企业的供电变压器的开关也被强行关死,切断了供电线路。企业通过拨打110和通知电力部门的方式进行维权,供电局工作人员到达现场后明确表示这是破坏供电设施的违法行为。

在一道被铁丝捆绑封锁的小门后,福林厂门卫何玉福称:“我已经被困在院子里2个多月了,现在是没水、没电,每天有3-4个人跟着我,只让我在指定范围内活动。前几天厂子的二幢厂房被强行拆除了,我想去前边看看,他们不让我动。我现在还有点以前存下的余粮,凑合着吃口。”

员工邢宝龙说:“天冷了,我那天想出去回家取点衣物,回来时就不让我进门了。现在只能每天隔着墙给何玉福扔点矿泉水和吃的。说让我们搬,可是企业生产出来的砖又不让拉走,在放段时间就全废了。”

王金梁称,在企业厂区被围占后,前几天水务集团开始私下拆除生产厂房,现在已经拆掉二幢了,损失300多万。对于这种情况我们只能采取报警的方式处理,但是警察来了后说这是我和水务集体之间的事情,不归他们管。

在福林厂院内,可以看到10余名身着蓝色沈阳水务工作服的工作人员正在搬运被拆厂房的铁皮和钢架。

案件还在法院审理过程中,看着自己的厂房每天被拆,王金梁有点着急,他想找园林服务处先沟通一下自己的想法,一切等法院判决结果出来后,根据判决结果执行。

在园林服务处,王金梁没有找到现任服务处主任牟斌,他尝试着给牟斌打了个电话。

“我服了,我服了还不行嘛,我求你了,现在厂房被你们拆了,你看看怎么办,你们大门弄那高,我的人也进不去、出不来,你看怎么办?现在法院还没判呢,你们怎么就能这样干呢?”王金梁在电话里向牟斌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我也做不了主,我也不知道这事啊,你看着拆的人没,谁诉的你报警啊。我也回答不了你,我就是跑腿的。”

牟斌的回答让王金梁很无柰,他认为园林处说不知情完全是撒慌,给企业下发的通告,都是盖的园林服务处的公章。

在一份2018年9月1日,园林服务处出具的《关于园林服务处李官工段部分土地出租纠纷的情况汇报》文件中,园林服务处先后向南湖派出所、于洪区公安分局、于洪区检察院、于洪区执法局、于洪区城管局、于洪区环保局,南阳湖街道办事处请求协助将福林厂搬迁,相关单位在了解了情况后,均建议园林处通过司法途径解决此问题。

在这份文件中也提到,水务集团限于无强制拆除执法权限。

对于建设墙中墙,清除企业员工、拆除厂房的行为,水务集团给出的解释是,这里是水源重地,水务集团作为水源地的监护者这么做,是为了更好的维护水资源安全,清除危害水资源的因素。

让企业负责人王金梁不能理解的是,如果是水源保护地,当初园林服务处为何将土地租给企业,企业几万平米的厂房也不是一天建成的,为何企业建设时,水务集团没有出面制止呢?现在全国都在开展扫黑除恶的专项斗争,水务集团为何还敢明目张胆的霸占厂区、强行拆除企业厂房?这种行为和黑社会有什么区别呢!

既然已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此事,企业就相信法律的公正性,在法院判决结果没出来之前,水务集团的这种行为明显是权利再次大于了法律!

对于事情的进展,我们将进一步关注、报道。(记者/张宸)

来源:http://www.hbsztv.com/baiye/jjdt/2018/1019/779886.html

(编辑:张维和 )

分享到:
版权申明

凡本网注明“XXX(非云南周末)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特别关注

社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