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正文

吉林九台:一公司自称遭银行“套路” 煮熟的鸭子真能飞?

来源:云南周末| 2018-08-27 14:52:19

吉林省长春市一建筑有限公司于2013年在九台市与当地一家食品公司签定厂房及办公楼承建协议,食品公司因无能力给付工程款,自愿用在建的办公楼和厂房抵顶,双方签定抵顶协议。3年后,建筑公司得知某银行将食品公司起诉到法院,要求将食品厂抵账给该公司的厂房和办公楼交付银行,而起诉食品公司的关键证据竟是一张来源不明的《承诺书》。

建筑公司垫付工程款

2013年 9月20日,长春东兴建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东兴建筑公司)项目负责人刘某波与长春吉茂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茂食品公司)法人刘书航签订建筑合同,承建吉茂食品公司食品厂的1号、2号、3号厂房和办公楼。2013年9月25日开工,2013年11月基础设施已干完,按照合同约定,吉茂食品公司应该按照已完工程的35%付款。

东兴建筑公司项目负责人刘某波找到吉茂食品公司董事长刘贵国要求按合同结算。刘贵国称,当地银行的领导已答应给他贷款,只是没有下来,让刘某波想办法保证施工继续进行,哪怕高息借贷也可以,利息由他负责。

                                   刘贵国与刘某波签定的抵顶协议

为了使工程得以继续,刘某波除自己垫付外,还在社会上高息借贷400多万用于工程建设。

2014年11月,工程竣工,经结算,刘某波垫付资金共计17,299,867.00元。

2014年6月5日,刘贵国向刘某波表示,如果不能将工程款如期给付,同意将在建中的吉茂食品厂的办公楼和1#、2#、3#厂房抵顶给刘某波,并以吉茂食品公司的名义和东兴建筑公司签定了《协议书》,并在协议中明确:“吉茂食品公司保证不能有查封、抵押或出售情况发生。”

                                       刘贵国与刘某波签定的补充协议

2015年5月16日,吉茂食品公司董事长刘贵国与东兴建筑公司负责人刘某波签定《补充协议书》称:“甲方在2015年5月30日应付清全部工程款,如不能付清工程款,甲方同意将长春吉茂食品有限公司办公楼、1#、2#、3#车间顶抵工程款。”

以办理产权为名偷盖公章

2015年1月26日,吉茂食品公司董事长刘贵国给刘某波打电话称,抵顶的办公楼和车间可以办理产权手续,并愿意把产权直接办到东兴建筑公司名下,需要到东兴建筑公司加盖公章办理房屋产权申请。

                                              司机潘某某声称需要盖章的“产权申请”

刘某波当即表示他在公司,随时可以到财务室盖章。

当天中午,刘贵国的司机潘某某与一陌生男子来到刘某波办公室,称是刘董事长让过来加盖公章的。刘某波草草看了一眼陌生男子手里的《办理房屋产权盖章申请》,就带两个人来到公司财务室,财务室隔壁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刘某波,财务刚刚去餐厅吃午饭,一会儿就会回来。

刘某波见公司的公章和法人章都在财务人员的办公桌上,就让两个人坐下等一会儿。

司机潘某某坐在刘某波身边,不住地问东问西,刘某波只顾和潘某某说话,没有想到,与潘某某同来的人用摆放在桌子上的公章和法人章加盖在了一张“我公司自愿放弃该处房屋产权优先受偿权”的《承诺书》上。

                                          王昕偷偷把公章加盖在这张“承诺书”上

刘某波根本没有想到,与潘某某同来的陌生人不是来为东兴建筑公司办理产权的,办公楼和厂房的产权早在2014年12月19日就已经办理完毕,他是九台农村商业银行金丰支行的工作人员,叫王昕,他来这的目的就是偷盖东兴建筑公司公章的。

涉诈骗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201 6 年8月,有自称是九台农村商业银行金丰支行的工作人员来到食品厂里要求偿还贷款利息,刘某波才知道刘贵国用抵顶给他公司的厂房及办公楼在银行贷款1700万元。

刘某波给刘贵国打电话,刘不接。刘某波驱车赶到吉茂食品公司,找到法人刘书航(刘贵国之子)和刘贵国的爱人,两个人均称没有用厂房和办公楼在银行抵押贷款。

刘某波再次找到银行,银行证明贷款属实。

2016年9月,在找不到刘贵国的情况下,刘某波以被刘贵国诈骗为由到九台市公安局报案。

2017年7月3日,刘贵国被九台市公安局拘留,于7月17日被九台市检察院批准逮捕。

据刘某波称,因涉案金额巨大,远远超过地方检察院1000万的公诉标准,九台市检察院按规定将案件移交至长春市人民检察院,却被长春市检察院的检察官徐文两次驳回。

为帮人骗贷行长亲自上阵

刘某波称,刘贵国是通过关系结识到当时的九台农村商业银行金丰支行行长范国宝的,并多次向范国宝行贿,范国宝在得知吉茂食品公司厂房及办公楼已经抵押给刘某波的情况下,指点刘贵国:只要刘某波自愿放弃对办公楼及厂房的优先受偿权,他就可以帮助拿到银行贷款。

刘贵国是在银行行长范国宝的“点拨”下才用“障眼法”骗到东兴建筑公司公章,并加盖在草拟好的放弃优先受偿权的《承诺书》上的。

刘某波说,吉茂食品公司的贷款合同是2015年6月9日签订的,合同中明确了贷款抵押物就是食品公司的整个厂房和土地,贷款资料中的土地和房产部门办理他项权利证明的日期却是在6月9日之后的6月10日,说明在签订贷款合同时,抵押物的他项权利证等还没有办理,这是违规的。

贷款合同的签订是6月9日,贷款审批表的时间却是6月10日,可以看出,在审批还没有签署“同意”的情况下,贷款合同却签定了。而放款的时间竟然也是6月10日和11日,在两天的时间里,刘贵国不但办理了审批手续、抵押物他项权利证明、个人担保合同等繁琐的手续,连放款都完成了。刘某波说,能够如此“顺利”拿到巨额贷款,应该都是当时的行长范国宝的“功劳”。

刘某波称,银行贷款是有严格的考核和审批程序的,需要经办人、部门负责人和行长逐级签字,各负其责。可刘贵国的贷款从考核到放款都是当时的行长范国宝一个人完成的。范国宝作为行长不但在幕后帮骗贷者策划,还绕开经办人直接走到了前台。

银行将吉茂告上法庭

2017年末,因刘贵国没有如期偿还1700万贷款,九台农村商业银行金丰支行将吉茂食品公司告上九台市人民法院,要求吉茂食品公司履行抵押合同。

刘某波深知,一旦吉茂食品公司办公楼及厂房被法院执行给九台农村商业银行金丰支行,他将是最大的受害者。

通过律师调卷,刘某波得知,刘贵国在向银行贷款前,已将吉茂食品公司的法人和股东都转给了他人。

看来,刘贵国所做的一切都是有预谋的。

2018年1月4日,刘某波向九台市法院递交《参与诉讼申请书》,要求以第三人身份出庭。

九台市人民法院拒绝了刘某波参庭的请求。

刘某波再次以吉茂食品公司前法人刘书航、董事长刘贵国涉嫌刑事犯罪为由,要求九台法院中止对该案件的审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36条“先刑事后民事”的规定,刘某波的要求得到了法院认可。

刘某波告诉记者,他已经掌握九台农村商业银行金丰支行前行长范国宝涉嫌职务犯罪和接受刘贵国贿赂的证据,他正准备材料向吉林省内的相关部门实名举报。

对于该事件的进展,记者将持续予以关注。(记者丛陌)

来源:http://www.sxxbnet.com/news/?7212.html

原文链接:http://www.zgfzsh.com/

(编辑:张维和 )

分享到:
版权申明

凡本网注明“XXX(非云南周末)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特别关注

社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