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正文

武汉黑社会打砸事件幕后:黑恶匪首联合保护伞围猎民企

来源:新闻百科网| 2018-08-03 14:33:17

备受关注的“武汉黑社会打砸事件”近期出现新动态:事件当事方武汉凌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员工集体通过网络实名举报黑恶势力与“保护伞”联合围猎公司财产,设计构陷企业法人代表入狱。

事件回顾:2016年2月5日,位于武汉市洪山区板桥村的武汉凌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遭遇百余人的黑社会暴徒持械打砸,造成园区内总计二十万余平方米的办公楼、培训学校、食堂、宿舍、幼儿园、博物馆、厂房等被砸毁,大量财产被洗劫一空。2016年3月24日新华社记者奔赴现场实地调查采访,并通过新华网发布标题为:《武汉洪山区城中村改造频现违规:手续不全 暴力拆迁》的新闻报道。

据本站记者调查了解,该事件性质并非“城中村改造拆迁纠纷”而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黑恶势力联合“保护伞”围猎民企的丑恶案件。

而在今年7月份开始,网络上开始大量出现针对“武汉黑社会打砸事件”的实名举报网帖,落款的举报人为武汉凌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员工。本站记者通过网帖预留的手机号联系了该公司员工,并进行实地调查采访后,揭开了这骇人听闻的丑恶事件的真相——黑恶匪首联合“保护伞”围猎民企。

村长配合开发商违规摘牌拿地

2015年12月25日,武汉市洪山区洪山街板桥村在市土地交易中心完成土地交易挂牌公告,净用地面积约13.97公顷,由两宗地块组成,都是纯居住用地,其中P(2015)182号地块净地面积5.79万平方米,起拍价4.5亿元,起拍楼面价每平方米2588元;P(2015)183号地块净用地面积约8.18万平方米,最大建筑面积约26.99万平方米。该地块起拍价6.986亿元,起拍楼面地价每平方米2588元。而周边楼盘起拍楼面价均在10000元至18000元之间,并且该地块地理位置优越,交通方便,土地预期溢价明显,却被以如此极低的价格在2016年1月27日被武汉东原睿丰投资有限公司以底价摘牌。据业内人士透露,该地块拍卖时已提前被设置大量“排他性条款”导致其它开发商无资格竞买,以致疑点重重。

特别需要关注的是,实施拆迁的时间是2016年2月5日,土地摘牌的时间是1月27日,也就是说该块土地招拍挂时还是“毛地”,而这属于严重违规。专家表示,“毛地”出让是指地上存在需要拆除的建筑物、构筑物等设施的土地,政府出让土地时尚未完成国有土地使用权收回和拆迁补偿工作;“净地”出让指已经完成拆除平整,不存在需要拆除的建筑物、构筑物等设施的土地,政府已经完成了出让前的土地使用权收回和拆迁补偿工作。国土资源部于2012年修订后的《闲置土地处置办法》明确要求,政府出让的土地必须是“净地”,“毛地”出让被严格禁止。而该地块进行招拍挂时,地面上有大量完整的建筑物,并且有大量居民居住。

在实地采访中,多位居住在武汉市洪山区板桥村的村民向记者反映:板桥村原来的村长是汪福建,他在任时工作勤勉,村子里的事情处理得公平公正,深受村民爱戴拥护。但是在换届选举时,一位名叫马庆成的人四处活动,通过贿选、安插亲信、恐吓选民等手段把汪福建撵走,自己当上了板桥村村长。

众多村民还反映:现任村长马庆成纠集了几十人的社会无业青年,常年在村里欺压村民,称霸一方。在2015年上半年开始,村里开始动员拆迁,但给的拆迁补偿极低,后来看了土地拍卖价格才知道属于村集体所有村民的土地被以极低的价格出售,而马庆成却一夜之间暴富起来,开豪车、住豪宅,出入高档消费场所,出手阔绰。其手底下小弟向村民炫耀马在拆迁中拿了数亿回扣,有的是钱。

村集体土地廉价出售,村民赔偿极低,城改工作如何推进?对于这个问题,村民们纷纷表示:马庆成指使手底下的无业青年对拒不签字腾房的村民进行恐吓、殴打,仍不服从其意志的村民直接半夜拖到荒郊野岭,将其房屋强拆。——以权利“合法”牟利,以暴力手段开路,板桥村城改工作于2015年下半年“顺利”完成。

黑社会匪首联合“保护伞”设计构陷民企老板入狱

板桥村城改工作在马庆成等黑恶势力的暴力推进下,截止2016年年初时基本完成。而位于板桥村的武汉凌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在该区域拥有大量厂房、办公楼、宿舍、培训学校、幼儿园等200000余平方米的建筑物,若按照政府指导价或是市场价赔偿,其综合赔偿金额超过15亿元人民币。

马庆成团伙找到武汉凌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进行恐吓威胁,要求以每平米650元的价格对办公楼进行买断补偿,综合赔偿金额为1500万元人民币,与实际价值相差甚远。武汉凌志公司予以拒绝。

据武汉凌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介绍:2016年2月1日,一位名为谭辉龙的男子来到武汉凌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要租用公司底商的一间门面房作为游戏机室,分管此事的员工便同意了。因属于公司业务上的工作,就没有直接上报到公司老板谢某这。

2016年2月4日下午5点左右,武汉凌志公司老板谢某路过谭辉龙的游戏机房,碰到板桥村拆迁办的韩丹坤。韩丹坤叫谢宗倡到游戏机房内坐一下,并递过来一支烟,谢某出于客套,便接受了这支烟,在抽烟过程中感到迷迷糊糊。在谢某全身乏力,精神恍惚之际,张春明(武汉维佳置业发展有限公司老板)手下的马仔张涛随手将一个布袋放置在游戏机室(距离谢某1米范围内)。抽完这支香烟后谢某更加感觉到意识模糊。后来突然冲进来几名警察,将谢某及在场所有人带到武汉市洪山区狮子山派出所。随后派出所将其他人释放,仅将谢某留置在派出所内。事后,大家才知道布袋里是一把含有4枚子弹的手枪。此后,洪山区公安分局警察刘忠锐(有十几年吸毒史的人)诬陷谢某持有布袋里面的枪支和子弹。后经检测枪支上没有谢某的指纹。

同时,武汉市公安局洪山区分局判定武汉凌志公司老板谢某容留他人吸食毒品,需要说明的是洪山区公安分局所界定的吸毒场所是板桥村的游戏机房,该游戏机房的老板是谭辉龙,跟谢某没有任何法律上的关联,所谓谢某容留他人吸食毒品罪都无事实上和法律上的依据。

2月5日武汉凌志公司谢某被武汉市公安局洪山区分局以非法持有枪支、子弹、容留他人吸毒为由进行批捕。几天后,谢某被(武汉凌志公司被打砸抢掠的同一天)押送至武汉市公安局安康医院(安康医院是武汉市公安局设置的本系统内的精神病院)。武汉凌志公司老板谢某向记者告知:自己在安康医院被非法拘禁期间,武汉市洪山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查汉生到该医院对自己进行威胁、恐吓,强迫其接受马庆成、魏小明、张春明黑恶团伙提出的每平方米650元的办公楼损失补偿价格,并要求自己当庭认罪,并威胁自己必须就范,否则就重判,要将自己整得牢底坐穿,永远别想出去。

在生命遭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武汉凌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老板谢某在法院开庭那天,被迫做出有罪供述,被屈打成招。

法院鉴于公安机关提供了关于谢“认罪态度良好、能积极改过自新”等理由,将谢“非法持有枪支、子弹、容留他人吸食毒品、容留他人聚众赌博”的大罪进行了轻判,最终谢宗倡获刑一年四个月。

黑恶势力联合保护伞构陷民企老板入狱后打砸霸占其财产

据武汉凌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和多位员工讲述:在武汉凌志公司老板谢某出狱后,一位名叫张涛的男子找到谢某,也就是当时将装有手枪和四枚子弹的布袋放到谢某身边的男子。他告知谢:2016年2月1日,狮子山派出所所长胡清华、民警陈启才、魏小明、陈汉浩、马庆成等开会密谋如何强行拆除我们公司(武汉凌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经营用地上的办公建筑,及强占我们的财产。最后达成一致:其步骤:1.设计栽赃武汉凌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谢董事长,将谢控制起来,限制其人身自由。2.把谢控制起来后,在2016年2月5日,也就是谢某被批捕的当天实施打砸抢掠,以此来逼走谢某,强占其财产。由魏小明、陈汉浩现场亲自指挥。

参与陷害谢某的成员张涛,因为事后没有得到魏小明、马庆成、张春明一伙承诺的100万元酬金,于是,张涛反水并向谢某说出了魏小明、马庆成、张春明、胡清华密谋内容。武汉凌志公司老板谢某随之以此为据上访。但不幸的是魏小明、马庆成、张春明、胡清华得知张涛泄露密谋内幕以后不久,张涛死了,并被其团伙伪造成吸毒过量引起的脑溢血死亡。至此,又一名知情人(知情线索)被掐断了。(注:张涛生前无吸毒前科)

“把他弄到牢里关着,给你100万!”这是魏小明对其手下马仔张涛承诺的话。这句话,张涛当时是以发微信形式告诉武汉凌志公司谢某,至今这一证据仍在谢某的手机中保存。

在武汉凌志公司老板谢某被批捕的当天,以板桥村村长马庆成、原北港村村书记魏小明、武汉维佳置业有限责任公司老板张春明为首的黑恶势力共计二百余人,携带枪支、砍刀、棒球棍、匕首、钢管等凶器于2016年2月5日上午冲进位于武汉市洪山区板桥村的武汉凌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办公园区进行打砸抢掠,殴打员工商户,抢劫财产。事件发生后,导致大量合法建筑被拆毁、公私财物遭受打砸抢劫、十余人被殴打成重伤。在社会引起了严重的恶劣影响,群众打黑呼声高涨。

据记者了解到,该案件于2016年2月5日发生,截止记者发稿当日,当地警方尚未对该案件进行立案侦查。武汉凌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损失无人赔偿,被黑社会暴徒殴打的员工亦无医药费赔付,参与打砸抢劫、伤人毁财的数百人暴徒无一人落网,仍在逍遥法外。

原文链接:http://news.baike.com/qiwen/lingyishijian/14667.html

(编辑:张维和 )

分享到:
版权申明

凡本网注明“XXX(非云南周末)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特别关注

社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