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生 > 正文

中公教育借壳亚夏汽车,重组方案调整存多项合规风险

来源:百家号| 2018-10-18 16:02:34

近日,亚夏汽车在历时两月之后,公告了中公教育借壳上市一事的反馈回复意见,并对重组方案进行了方案调整。

一、承担教学任务和业务开展职能的民非学校剔除初置入资产范围,潜留同业竞争和关联交易隐患

根据方案调整公告,中公教育下属的33所民办非法人学校的100%权益以730万元的打包价格转让给中公教育的实际控制人李永新,并签订《民非学校托管协议》,约定李永新将受让的民非学校托管给中公教育经营管理。该转让完成后,33所民非学校从中公教育的资产范围中剔除,如本次重组成行,则未来该等民非学校不再进入上市公司主体。

因《民办教育促进法》相关实施细则的迟迟未落地,该等民非学校作为非公司制企业,改制进展无法明确,无法作为纳入上市公司的适格主体成为证监会前期在反馈意见中重点关注的问题,历时两月后中公教育无奈采取此等权宜之计。

33所民非学校在报告期内以合作办学的方式承担了一部分中公教育的教学和业务开展职能,一方面该等民非学校的剔除对中公教育业务开展和经营业绩的影响尚不知晓,更重要的是,将该等教学主体权益转让给实际控制人,并由实际控制人再以托管形式将实际经营权转回给中公教育,无疑潜留了同业竞争和关联交易的通道。如本次重组最终成功,未来该等民非学校是否事实上仍与中公教育以隐蔽方式保持合作关系,由实际控制人利用该等民非学校在体外为中公教育承担相关人员、成本、费用,进而“帮助”中公教育实控人兑现未来的高额业绩承诺,事实上难以厘清,该等“托管”的换汤不换药是否符合《民办教育促进法》规定,也将造成潜在的合规风险。

可以看出,上述方案调整仅为取得证监会审核认可的权宜之计,且其幕后安排难以有效监管。尽管在反馈意见回复中,公司表示未来在修改后的《实施条例》正式颁布实施且地方配套法规出台后的12个月内,李永新将受让的民非学校100%举办者权益转让给无关联第三方或注销,但事实上该等条件的满足尚无明确时间预期,无疑已为相关“运作”留足了操作时间,且在重组获批后,向所谓“无关联第三方”转让的真实合理性亦已无从监管,潜留了较大的合规风险。

二、中公图书发行与销售业务未纳入上市资产范围,涉嫌体外费用承担美化业绩

《重组报告书》显示,中公教育实际控制人李永新及其配偶控制的北京佳益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千秋智业等二十余家公司不属于本次置入资产范围,其中大部分公司从事图书发行与销售。众所周知,教育培训班中图书教材的销售与培训业务的开展紧密相连,具有高度的相关性和协同性,而中公教育却蹊跷的并未将该等关联紧密的多家图书公司纳入资产范围。

一般而言,某项关联度较高的资产不纳入上市范围,要么系由于该等资产的经营规范性和合规性经不住审查推敲(不知中公教育实际控制人名下的图书业务是否属于该种情况?因未纳入上市范围,重组报告书中的披露及其有限而不得而知);另一方面则系留下利益输送的通道,通过或显性或隐性的关联交易未来对上市主体的利润表进行调节和润滑,使得相关关联交易利益根据需求在实际控制人左右手之间来回腾挪;亦或是历史期显性或隐性关联交易造成上市资产与非上市资产的财务报表极不平衡,纳入合并报表不利于上市资产业绩的“呈现”。

根据国内教育培训行业的常见模式不难推断,如中公教育股东通过所控制的图书公司按照非公允价格向学员销售图书,并在图书中以广告、宣传等方式对中公教育培训业务进行宣传和导流,并承担一部分实际为中公教育提供服务的人员成本,无疑将隐性降低中公教育的相关采购、广告、销售成本和费用,造成相关成本费用实际由中公教育实际控制人在中公教育体外承担,从而为中公教育历史业绩和未来对赌业绩能够顺利实现和调剂保驾护航,且表面上逃避作为关联交易进行披露。

事实上重组报告书中也未披露类似关联交易,但相关财务顾问、审计机构是否经过实地核查、按照实质重于形式原则严谨履行核查义务则不得而知。如此看来,该等图书发行与销售作为上市的教育培训业务潜在的业绩润滑剂和调节工具,未纳入本次重组上市的中公教育资产范围也就不足为奇了,在虚构业绩让中公教育现有股东在借壳中获得高溢价估值的同时,损害的却是上市公司几万名中小股东的利益。至于在乱象丛生的图书发行出版市场,该等图书业务是否做到合规、守法经营,从中公教育的行政处罚记录上,中公教育的股东们对此似无太大信心。

三、中公教育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二十余家图书公司未纳入资产范围,业务独立性存疑

根据公司对证监会反馈意见的回复,中公教育实际控制人李永新及其配偶控制二十余家图书公司,其中规模较大的为千秋智业。

千秋智业拥有400余名员工,其中有超过半数的200余人从事图书研发编辑,且其产品多为教育培训类书籍。而中公教育作为教育培训企业,自身亦对教辅培训教材(无论是否正式出版物)有较大的需求。尽管公司表示该等图书公司与中公教育之间并无人员兼职和业务往来(除商标授权和广告业务),但一方面,中公教育并未对未来是否与图书公司就教辅培训教材等方面的日常业务开展大规模的合作做出明确承诺,存在潜在的日常性关联交易本身亦应是借壳上市审核中的禁区,重组成功后一旦其通过所控制的上市公司履行相关程序后与图书公司开展业务往来,无疑将成为调节中公教育利润的关联交易通道,并有规避审核的嫌疑;另一方面,体外多达数百名的研发编辑人员和完整的图书业务链条,即使不以明确示人的方式进行关联交易,过去、现在或将来是否存在相关人员的实际兼职和在中公教育体外为中公教育提供相关无偿服务,进而美化现有业绩、推高业绩承诺,甚至在未来成为调节标的公司利润的手段,亦无从考证。

上述将民非学校、图书公司两块明确与中公教育现有业务环节密切相关或潜在相关的业务置于体外,该等“产业布局”设置本身对中公教育实际控制人来说,增加了其通过重组审核和未来调节上市公司利润的手段,可谓游刃有余,但摆在监管部门和广大投资者眼前的,无疑仍是一道难以破解的谜题。

四、中公教育多项违法

最近三年,中公教育及其分公司在业务推广中因宣传内容含有“携手中公/公考成功/唯一由财政部、国资委、北京市政府参股公职类考试培训企业/名师保过不过退费”等广告宣传语,构成虚假广告宣传多次被处以行政处罚,同时存在违反税收、消防、城市管理规定被处罚的情形。

截至2017年12月31日,中公教育需要办理消防验收备案而未办理消防验收备案的面积占总租赁面积的比例为65.45%根据《首发上市管理办法》第十八条规定“(二)最近36个月内违反工商、税收、土地、环保、海关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规,受到行政处罚,且情节严重……(六)严重损害投资者合法权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其他情形”。

不知作为教书育人、培养大量未来公职人员、生源广泛的知名教育企业,动辄打着财政部、国资委、北京市政府等国家相关政府、部门旗号进行虚假宣传,不能做到合法纳税,接近三分之二租赁教育场地未能办理消防验收备案而提供起码的社会安全保障,体现了怎样的合法经营意识和社会责任感?在多项行政处罚下是否凭一纸合规证明即能摘掉违反相关法律法规、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帽子?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http://baijiahao.baidu.com/builder/preview/s?id=1614646995287905372

(编辑:张维和 )

分享到:
版权申明

凡本网注明“XXX(非云南周末)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特别关注

民生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