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地方 > 正文

东莞厚街“怪胎”跨境电商园惊现诉争疑云

来源:网络| 2019-04-28 19:20:23

文 / 晨风 丛陌

东莞市厚街镇跨境电商产业园之所以被指为“怪胎”,就因为它怪就怪在其标的物主体本身就是个既无报建手续、无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无产权证,又无房屋安全鉴定报告和消防安全许可证等的闲置老厂房。

而镇政府非要在这不具备招投标条件的情况下强推项目上马,意欲打造出一个所谓满足国际高端规模需求的跨境电商产业园来,其结果当然让大家看到了拍脑门、想当然、极不负责任的荒唐决策指挥——匠心项目“流产”!

跨境电商园招标投建三年多以来,不要说当地的相关建设部门都没能给其老危楼补办相关建设手续,就是诉争纠纷闹到了法院也被确认该标的物不具有上述合法手续的事实……

总揣想着把“风险”降到最低抑或转嫁于他人而获好利的事,终不得长久。

纵使厚街跨境电商园以公开招投标方式入场而衍生的“租赁合同”被判决无效,但以该标的物“租赁无效”之名的诉判背后,同样又被指隐藏着诸多蹊跷“猫腻”与不公。

法庭庭长参与镇政府诉讼“协调会”

据厚街镇镇政府《关于跨境电商项目部门协调工作会议纪要》(以下简称:部门协调会议纪要)显示:

2016年8月5日下午,在厚街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厚街资产公司。系厚街镇政府主管)会议室,由党委成员方活力主持召集资产公司、住建局……司法分局以及房地产公司等部门负责人召开协调会议,主要就厚街镇跨境电商产业园项目的“立项报建”和“租金诉讼”问题进行沟通协调和积极深度探讨,并征询相关职能部门的具体建议。

此次被人冠之“诉讼沟通协调会”的召开与深度探讨,其背景正是厚街资产公司与东莞市伟匡正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伟匡正达公司),发生合同标的物跨境电商园因无法补办相关报建手续、项目一再无法推进等纠纷,且厚街资产公司以未支付租金等为由,已于2016年3月将伟匡正达公司告上了法庭,请求解除双方的租赁合同关系、追偿赔付租金,而法庭也于此“沟通协调会”之前进行了2次质证审理的关键之时。

《部门协调会议纪要》中有领导称:关于报建问题,原则上在市报建要求建设单位与土地证名称一致。但由于其项目要求加建、加层等特殊情况,已明确不能在市按程序取得报建资格,只能在本镇街内进行报建,而从法律层面被视为不符合相关规定和不具有合法性,且按照谁加建谁负主要责任的原则,所牵涉的责任问题需慎重考虑。建议首先由伟匡正达公司作为报建主体,同时加具房地产公司意见……其次鉴于原报建资料为房地产公司,故由其为报建主体,加伟匡正达公司名称。

关于标的物诉讼涉及的法律层面的问题,有司法领导建议称“……可由规划部门以开具证明形式说明补上,适用法律条文中的索确权,从而固定好租金诉讼案件证据的有效性,在法院一审前提交给法庭采纳和认定……”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由厚街资产公司作为原告提起的“租赁合同纠纷”之诉,就是由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厚街法庭受案审理的。

且据《部门协调会议纪要》及相关与会人员证实,厚街法庭庭长潘×平参与了厚街镇政府的该协调工作会议,在《部门协调会议纪要》出席的与会人员中,“厚街法庭潘×平庭长”大名也赫然在列。

厚街镇召开完部门协调会议后的第4天,即责令伟匡正达公司停止了一切施工,并于8月26日法庭转为普通程序审理。

据该《部门协调会议纪要》还显示,“纪要”只制作了9份。该部门协调会议并未召集有伟匡正达公司参加。

“这个‘积极深度研讨’、部门达成‘沟通、协调’共识的行为是什么?”伟匡正达公司相关负责人拿着这份从相关渠道获得的《部门协调会议纪要》万分不解地说。

十个月无法复印卷宗与提起再审

经过了反复漫长的审理,2017年12月22日,厚街法庭以租赁合同纠纷为案由,作出了原、被告之间签订的合同书无效的一审判决。

判决伟匡正达公司向厚街资产公司支付每月192.1667万元的场地“占用费”(自2015年12月起计至伟匡正达公司退还全部租赁物之日所在月份为止)、将租赁物全部恢复原状交还及赔偿租赁物修复费用101万多元。

关于被告伟匡正达公司提起的反诉,一审判决只支持了厚街资产公司退还伟匡正达公司1000万元的投标保证金及支付利息,而对于伟匡正达公司投资建设损失赔偿的请求,未获法院支持。

伟匡正达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而被驳回。

“一、二审判决都犯了同样的错误,即这实质是项目建设招投标关系,但法院均以简单形式上的那种租赁关系进行了直接审理。不但认定判付数千万巨额标的物占用费、赔偿修复费错误,而且对于标的物评估、鉴定方式等也是错误的。”伟匡正达公司负责人说,“镇政府主要领导几次开会表态补办标的物报建手续,力劝我公司继续投建、不要退标,却原来都是在坑人。”

“更令人奇怪的是,二审自2018年6月13日下判后,我公司及律师多次去东莞市中院要求复印本案整套卷宗准备提起再审,可二审法院一直以书记员住院或案卷未归档为由,不能得到及时复印。直到今年3月底,仍被告知该案卷宗仍在归档中,需装订完成后才能阅卷。”伟匡正达公司及其代理律师反映称,“后来真正复印到案件卷宗已是今年4月16日了,但仍有19页不予复印。”

东莞中院给予媒体的采访回复称:2019年3月27日该案卷宗已移送至档案室,状态为归档中。该19页卷宗材料因可能涉及当事人个人隐私。其余卷宗的复印材料已于4月16日交付给该代理律师了。

另据反映了解,伟匡正达公司的再审申请,被以“超过时效”为由未受理。

伟匡正达公司代理律师在复议申请书中陈述:“伟匡正达公司未能及时提交再审申请,与案件相对方的主管单位厚街镇政府在二审判决后承诺进行和解、无法及时调取到案件卷宗等因素有关,其责任并不在申请人伟匡正达公司,申请人并不应该为此丧失再审权利。本案应当得到检察监督。”

请求招投标信息公开,镇政府称“没有”

“厚街跨境电商园招标项目被以‘租赁合同纠纷’为由判决合同无效,而又不判决厚街资产公司支付赔偿我公司的巨额投资建设损失,这不但是错误的,而且也证实厚街跨境电商园项目是严重违反招标法的。”伟匡正达公司向厚街镇政府申请要求针对电商园项目招投标的相关信息予以公开,但镇政府答复称“该信息我镇不存在”。

为此,伟匡正达公司遂将厚街镇政府告上了法庭。

2019年4月16日,厚街镇人民政府作出的厚府公开(2019)8号《关于政府信息公开的答复》称:

伟匡正达公司:本机关于2019年3月29日收到你公司提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公开“1、厚街镇政府组织跨境电商产业园立项、审批和执行的相关文件;2、厚街镇政府组织租赁招标行为的政策依据、批准文件和所有招标操作过程文件资料;3、厚街镇政府关于申请人租赁合同纠纷处理的所有领导小组沟通协调意见、会议记录、会议纪要等全部相关资料”。现回复如下: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条和第二十一条第(三)项规定,经查实,我镇不存在您公司要求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该信息我镇不存在。

那不让复印的所谓涉及当事人个人隐私的这19页卷宗内容到底又是什么呢?伟匡正达公司自然引起了联想。

伟匡正达公司方面称,镇政府的“答复”让人“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既然“厚街镇政府组织跨境电商产业园立项、审批和执行的相关文件”等信息镇政府不存在,莫非这个项目的立项和招标是镇政府某领导的个人所为?

据了解,2019年4月17日,伟匡正达公司已向法院递交了行政诉状。

围绕厚街跨境电商园招标项目衍生出的诸多纠葛与怪离现象,令人颇为回味,何日始获终解?让人拭目以待。

(编辑:蒋杰 )

分享到:
版权申明

凡本网注明“XXX(非云南周末)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特别关注

地方推荐